欢迎您!- 感谢给我们的文章发表您的看法!

四川何氏网|四川何姓网|四川何氏宗亲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艺 > 文学作品 >

连载《抗日战争中的川军①》

时间:2020-10-13 16:36来源:五九文学 作者:何允中 点击:
一件震惊中外的大事件在成都引爆开来。 一九三六年八月,每天都是这样,火红的太阳像被钉子钉在天上一样,一动也不动,火辣辣地烤在川西坝子上,愈发使这里的天气更加闷热,热得来就像被蒸在蒸笼里一样。走在道躲在树阴下或屋檐下,可是躲在那里也是照样的热
连载《抗日战争中的川军①》   

第1章 日本政府要来成都设领事馆


 
    一件震惊中外的大事件在成都引爆开来。

    一九三六年八月,每天都是这样,火红的太阳像被钉子钉在天上一样,一动也不动,火辣辣地烤在川西坝子上,愈发使这里的天气更加闷热,热得来就像被蒸在蒸笼里一样。走在道躲在树阴下或屋檐下,可是躲在那里也是照样的热。这成都市的人,此时的心情,也如同这天气一样,就像有一团无名大火,闷在心头,就要爆发开来。就在这些日子,一条爆炸性的新闻在市民头顶爆开:日本政府要来成都开设领事馆!

    这新闻犹如火上浇油,使这团大火猛烈地燃烧开来。

    那年是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前一年,这一年的八月二十四日,素来处于封闭状态,一向远离中国政治旋涡中心的成都爆发出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事件:成都市民不甘心忍受日本人的挑衅,群起痛打日本特务。这一事件史称蓉案,又因为事件的主要发生地点在成都市骡马市街的大川饭店,所以又称大川饭店事件。

    当时,有四名日本特务组织“黑龙会”会员穿着西装、载着礼帽,乔装成记者、商人,实际上受日本驻华使馆指派,假借游历之名,混入我四川省省会成都,住进了位于成都市中心地段的骡马市街大川饭店,企图在我国抗日大后方进行特务活动,刺探我军政情报,为日本政府在成都市设立领事馆打前站。他们的行径被四川省爱国军民发觉后,全省全市爆发出声势浩大的反日大集会、大游行。群情激愤的成都市民围住这几个日本人下榻的大川饭店,高呼着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口号,冲进他们的住宿之处,一顿乱拳棍棒,四名日本人中,二人当场毙命,横尸街头;另外二人被打得半死,要不是在现场维持秩序的警察抢护得,也是命归神社。

    长期闭关自守、安于现状、以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”为信条的成都市民,在咄咄进逼的日本人面前,不畏强暴,出重拳,痛打日本特务分子,造成震惊中外的中日外交大事件。此事如平地爆出一声惊雷,一石激起千重浪,让国人和世界着实地大吃了一惊,也让全省军民拍手叫好、出了一口恶气,饱尝一次多年未曾有过的人心大。
    事情的经过还得从头说起。

    当年六月初,在南京的国民政府外交部来电通知四川省政府,说日本外务省决定要在成都“恢复”它的领事馆了。

    原来早在一九一八年,日本外交部欺侮我国软弱无力,根本没有将北京国民政府当成一个享有主权的国家政府看待,竟自行其事,未经我政府同意,擅自非法在成都市租下了金河街四十四号的一套房子,开设过所谓的“办事处”。后来见我有关当局无人问津,又换成了“领事馆”的牌子,作为开展各种特务活动,绘制我交通要隘地图,刺探我后方情报的据点。时至一九三一年,日本政府在我国沈阳制造了“九一八”事变,出兵占领了我国东三省。危亡之风吹进天府之国,成都民众怒不可遏,经常来这个“领事馆”前聚众抗议,白天则挥拳呼口号吐口水,夜间则甩石子打窗户泼尿水,情况愈演愈烈。闹得这个“领事馆”里坐卧不宁。在这种形势下,日本人被迫自动收摊,打起铺盖卷歇业走人。

    到了一九三六年二月,日本政府自认为在“满洲国”的招牌下殖民我国东北己成定局,为进一步地蚕食内蒙和华北并觊觎我国西南地区,又将黑手再度伸入大后方,卷土重来了。时任国民政府外交部部长的是成都人张群,他对日本人的这个无礼要求持强硬态度,采取了先拖后拒绝的办法对付日本人。为了不让日本人有机可乘,外交部同四川省政府频频电商。

    二月二十一日,张群再致省政府秘书长邓汉祥;

    这天上午,秘书长来过电话,说是外交部又有电报来如何如何,并称此事非同小可,得亲来安仁镇秉告。刚想来这里,外边的卫士己经在传报:“邓秘书长到。”随着喊声,省政府秘书长邓汉祥己经一阵风似的跨了进来。刚一坐下,来不及多作寒喧,从黑色的公文皮包里拿出电报纸,一边递给刘湘,一边说:“甫公,来者不善呀!”

    刘湘字甫澄,其刘氏集团里的人,武官多称呼他为甫帅;文官则称甫公。

    刘湘拿起这份电报,心中暗叫:“张岳军呀,张岳军,你又在帮老蒋给我下套子了。”刘湘所指的张岳军即张群,四川成都市华阳县人,清末时在保定陆军军官学堂及留学日本士官学校均与蒋介石同学,且交往甚密,时任国民政府外交部长。刘湘把这份电报再看了一下,皱了皱眉头,转过头来两眼望着邓汉祥。

    邓汉祥当即提起笔来起草向外交部的复电,严辞表示拒绝。电报称,成都既非商埠,又无日侨,又没有任何条约可作在成都设立领事馆的依据。且自东北沦陷后,川人仇日情绪,日益强烈,况前车之鉴,尚言犹在耳。四川省政府决不允许日本人来成都设立领事馆,请外交部慎重考虑,免生事端。要外交部把四川省政府的态度明确告知日方。

    二月二十五日,外交部复电刘湘:
    事情又过了几个月,到了七月,外交部又来电称,日本政府已委派了一个叫岩井英一的人为驻蓉领事,要擅自来蓉设领。到了八月初,刘湘派在南京的秘密情报人员却传来消息,说外交部虽然就此事拖了一段时间,但现在己经暗中允诺日本人在成都开设“领事馆”了。日本外务省甚至指派了驻成都的“领事”。这个“领事”叫岩井英一,还带了十一个人,其中包括军官、特务等,准备从上海乘日轮“云阳丸”先期到达重庆。到了重庆之后,便要择日起程,进驻成都,在成都市的上空升起太阳旗,张罗开馆了。

    二情报口径一致。刘湘连忙召来心腹幕僚共商对策。大家一致认为,此事背景复杂,既是一个国际问题,又是一个国内问题。事情牵连到日、蒋、川三个方面,我们要造出一个声势狠狠地教训日本人,不要它再来川内寻衅;同时又要不留把柄,不让中央找到插手四川事务的借口。深谋远虑的邓汉祥还提出,还要预先留下回旋空间,想法暗中调动中央在四川的机构参与此次行动,让他们为这次行动起到打掩护的作用,以便在和日本人发生纠纷后脱手。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4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